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企业文化

地中海浓烟滚滚

  发布于 2022-01-15   阅读()  

  今年7月中旬,暴雨席卷欧洲中部地区。乡间暴发洪水,城市中严重内涝,导致大量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

  然而这场水灾的救灾刚刚结束,到7月末时,南欧地区又出现了异常高温和此起彼伏的火灾,发展到八月初,火灾在土耳其、希腊、南意大利等地愈演愈烈,不仅导致林区居民的房屋被毁、财产被烧,还有多名消防员牺牲在火海中。

  自7月28日以来,土耳其和希腊开始出现零星火灾,经过消防员与当地民众的努力,一些火灾得到了控制。但由于引发火灾的天气状况没有改变,火灾在不同地区仍持续出现,并在土耳其西部沿海地区遍地开花。

  持续多日的火灾把大量烟尘排入空气,为受灾地区带来严重的空气污染,天空一片昏黄。天空下被熏黑的空荡房屋与仅剩根部的碳化树木一起构成了末世般的景象。

  发生火灾的地区多为山地丘陵地带,基础设施较为薄弱,既缺少供的大型消防车行驶、停靠的道路,又缺少作为灭火水源的消防栓。所以想要及时扑灭森林火灾,只能启用不受地形限制的消防飞机。然而消防飞机不论购买或是维护都相当昂贵,土耳其作为发展中国家,装备不多,希腊的相关设备同样匮乏。

  既然设备不足,就只能靠消防员在一线与山火搏斗。他们不但要面对火焰本身的危害,还要小心燃烧导致的缺氧,火场内的大量烟雾,以及火灾和热气体对流产生的极端高温。烧伤、窒息、中暑、设备故障、房屋树木倒塌都可能对消防员造成伤害。截至目前,仅希腊就有9名消防员因公殉职。

  山火难以被及时控制,便在狂风的加持下,在地中海沿岸地区不断蔓延,以至于土耳其全国一半以上的省份都至少出现了一场火灾。今年也成为几十年以来火灾最严重的一年。目前,火灾已造成土耳其8人死亡。很多农民世代依靠的田地、树林和村庄在短短一小时内被大火吞噬,他们也因此沦为“生态难民”。

  土耳其最高林业官员表示,目前土耳其已经扑灭了217起火灾,但是仍有几场火灾亟待扑灭。乌克兰、俄罗斯、阿塞拜疆、伊朗和欧盟都向土耳其伸出了援手,随着灭火人员不断增加,火势也会尽快得到控制。

  希腊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该国民防部副部长尼科斯·哈达利亚斯(Nikos Hardalias)表示,消防员面临着“前所未有且极其危险”的火灾。希腊第二大岛埃维亚岛上,数十个村庄的村民被组织撤离,而这个岛离首都雅典较近。雅典附近森林同样出现了火灾,殃及郊区的数十座房屋。高速公路旁的工厂和仓库化为灰烬,并连带引发了几起爆炸。附近的社区居民已被命令撤离。

  截至8日,希腊的消防员们已经扑灭了154起火灾,但是仍有50余个着火点在燃烧。好在希腊是欧盟成员国,更容易获取欧盟国家的帮助。来自法国、西班牙、乌克兰、塞浦路斯、克罗地亚、瑞典、以色列、波兰、罗马尼亚、瑞士和美国的援助先后抵达,甚至连埃及都派出2架直升机参与灭火。

  位于亚欧交界处的土耳其与希腊为何同时遭遇火灾?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了解火灾前两国遭遇了什么。

  地中海沿岸地区通常为地中海气候,在夏季时这里受位于附近的副热带高压影响,天气通常较为干燥,气温较为炎热。具体到南欧,夏季的炎热,指的是夏季最高气温在平均30℃左右,类似于郑州的气温。

  然而今年的情况较为特殊。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经历了迄今为止持续时间最长的热浪。希腊7月的最高温超过45℃,成为欧洲有史以来第二热的月份。7月20日,土耳其东南部的气温达到有史以来最热的49.1℃。这样的气温意味着巨大的蒸发量,植被也会变得更加干燥,成为非常优质的引火源。

  燃烧需要可燃物、助燃物和着火源三大要素。地中海北部沿岸地区的森林覆盖率普遍为25%左右,而且分布较为分散,在气候炎热干燥的夏季,容易引发火灾。可燃物的条件已经具备了。

  近期这一地区又常常刮起强风,一旦出现火星,风助火势,局部火灾会迅速蔓延到周边。

  着火源则存在自然与人为两种。相较于自然因素,人为因素更常见,夏季是地中海沿岸地区的旅游旺季,旅客喜欢在沿海地区的森林中游览,烟头、篝火、打火机都可能成为着火源。

  另一方面。希腊也好、土耳其也罢,两国在近半个世纪都经历过人口膨胀。森林周边越来越多被开发为经济作物林或住宅。提高居住质量的需求也推动了民宅在森林周边的分布,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明火很容易成为着火源。多重要素具备,既是短期大量火灾的原因,也是长期环境变化与人为影响的积累。

  其实地中海北部地区的火灾并不罕见。在2006-2016年之间的十年中,在野火非常普遍的五个南欧国家:西班牙、法国、葡萄牙、意大利和希腊,每年约有48000场森林火灾。

  天气现象与自然灾害的出现并不会顾及人类的感受。洪水也好,火灾也罢,都是大自然中的常见现象,并没有人类通常理解的那般反常。森林中的动植物早已适应这种天然火灾,野火甚至成为维持当地生物多样性的重要因素。

  当地人世代生活在这里,同样慢慢适应了南欧夏季炎热干燥的气候,以及平均每年都会出现的火灾。防火体系和策略已经很成熟,这导致自1980年以来火灾的数量和规模,呈现出波动下降的趋势,人类似乎逐渐驯服了火灾。

  不过,地中海北岸地区的火灾面积在过去40年中略有减少,是因为大众防火意识的提高和消防工作的进步,能够及时扑灭着火点,降低其形成火灾的概率。而不是因为着火点变少了。

  事实上,如今全球变暖增加了全球火灾天气条件形成的频率和严重性。美国加州近年来的年度大火基本不会迟到,澳大利亚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火。这些都不是孤立事件,而是大环境变化下的小部分结果。

  具体到欧洲-地中海地区,连通常不会发生火灾的中部和北部地区,火灾隐患都在上升。而对于几乎每年都会发生火灾的南欧来说,火灾将会变得愈发严重。

  从2016年以来,消防工程的进步终于赶不上气候变化的速度,南欧各国的野火频率呈现出波动上升的态势。如今导致大量家庭流离失所的野火,在近几年其实并不罕见。2017和2018年,森林大火就曾经在西起西班牙,东至土耳其的地中海北岸地区夺去了数百人的生命。甚至连远在北欧,刻板印象中苦寒之地的瑞典都遭遇了大火。

  其中,2018 年的森林大火彻底失控,吞没了雅典以东的一个海滨社区,造成当地居民被困海滩。在大火与浓烟面前,人们纷纷逃命,一些人游泳技能不佳,在游泳逃生时溺水身亡,还有一些人则死于烟雾和废气造成的窒息。火灾最终酿成了100多人死亡的悲剧。

  其实不止是地中海北岸,遥远的西伯利亚在近年来也经历了大幅度升温,也几乎年年出现烧光数万公顷的森林大火(2019年受灾面积甚至高达900万公顷)。只是因为当地地广人稀,关注的人不多。

  未来抗击森林大火可能会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这背后涉及如何更新设备,提高预警精确度,优化组织流程,加强国际合作等一系列问题,希望人类可以早日适应这样的未来。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消防系统适应环境变化之前,独狼已经快人一步。目前希腊逮捕了两名纵火嫌疑犯,包括一名涉嫌火烧工厂的43岁的希腊男子,和一名试图带着打火机与汽油进入雅典公园的阿富汗女子。纵火也许会成为越来越青睐的手段。